1996年

2020-02-03 23:27

“我找到县里的文化部门,我说要保住禾楼舞,最后还是看娃娃们愿不愿意学。后来镇上的中学开始举行民间艺术培训班,专门教学生跳禾楼舞,吸引了很多学生来学,我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。”傅志坤说,目前年龄最小的禾楼舞者是一群还在读幼儿园的孩子。

“禾楼舞不应就这样淡出人们的视线,我们有责任把它整理出来,完整地传承给后人。”1996年,傅志坤开始寻访曾参与禾楼舞表演的古稀艺人。

如今在侨乡广东云浮,说起被誉为中国民族舞蹈“活化石”的禾楼舞,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儿童,无人不晓。但如果没有一个叫傅志坤的医生,禾楼舞也许不会出现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上。

古朴粗犷、原始的图腾舞蹈动作引起观众阵阵喝彩,阵阵掌声给了傅志坤无限动力,也让他回忆起禾楼舞“复活”之路的艰辛。

不久前,国家非遗文化“禾楼舞”传承人傅志坤来到广州,参加第二届岭南民俗文化节。

在文化节上,66岁的傅志坤亲自敲打着木鼓,十几位舞者伴随着木鼓与铓锣声起舞。领舞者以面具遮脸,头戴莲花冠,肩披红色间黄方格袈裟,一手持系有彩带的铜铃,一手持牛头形状的锡杖,其余舞者亦戴面具,身穿黑色衫裙,头戴小竹笠。男舞者手握火把,女舞者手拿谷穗,边唱禾楼歌,边摆身、摇手、踏足,向着东南西北四方起舞。

傅志坤说,解放初期时,村里常组织人员跳禾楼舞。曾跳过禾楼舞的曾植祥等老艺人,现在依然健在。“我一家一家询问,向老艺人请教禾楼舞的舞蹈动作、音韵节奏和唱词,靠着他们的记忆和史书记载,逐渐恢复了禾楼舞的大致模样。”

退休前,傅志坤是郁南县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,他最大的爱好是研究郁南县连滩镇的民间艺术。傅志坤告诉中新网记者,年幼时,他常常牵着母亲的衣角去村里看老艺人跳禾楼舞。

除了尝试让年轻一辈学习禾楼舞,傅志坤还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让禾楼舞走向世界。每年的连滩民间艺术节,总是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,傅志坤和他团队的表演往往让海外观众感到震撼。

在1996年的第五届连滩民间艺术节上,销声匿迹数十年的禾楼舞重出江湖,在当地轰动一时。但傅志坤却依然开心不起来,禾楼舞的表演艺人年龄偏大、文化偏低,如何在后生中传承成了一个问题。

“禾楼舞是中华传统民俗文化的一部分,它是民族的,也是世界的。”傅志坤说,禾楼舞已经引起海外不少艺术团体的极大关注,目前正积极寻求“走出去”的途径。(完)

据介绍,“禾楼舞”是庆祝丰收、祭祀神灵时跳的舞蹈,主要流传于广东云浮郁南县连滩镇一带,至今已有2300多年的历史。但“文革”期间,禾楼舞被视作封建迷信而销声匿迹,这让傅志坤感到无比失落。